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源秋幼儿教育博客

关注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

 
 
 

日志

 
 

浙江温岭虐童幼师:家境贫寒无力赔偿哭求原谅(全文)  

2012-12-31 10:54:46|  分类: 良好师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163.com/12/1231/01/8K12U0SB00011229_all.html#p3

 

核心提示:12月30日,央视《面对面》专访浙江温岭虐童事件当事人颜艳红,讲述其当时的行为动机和目前状况。颜艳洪称,她家中只有她和年逾花甲的父母,父亲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母亲患病。她现在丢了工作,还要面对巨额赔偿。颜艳洪表示,希望家长们能够慢慢原谅她。


 

央视12月30日《面对面》“2012-12-30面对面_颜艳红——‘虐童’背后”,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在关注完了市委书记的职责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一名普通的幼儿园老师身上她的职责又应当是什么?两个月以前一组涉嫌虐童的照片在网络上传播,我们认识了其中的主人公颜艳洪,两个月的时候过去的,这件事情可能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是这个事对于当事人的影响却远远没有结束,经过一次又一次跟颜艳洪的反复沟通,她最终决定接受我的采访。

解说:按照约定我们来到了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横塘头村,在颜艳洪的家中找到了她,而在此之前她一直在回避媒体的话筒和镜头,采访首先同照片开始,两手揪耳,身体悬空,孩子表情痛苦,可是揪着孩子耳朵的颜艳洪却面带微笑,就是这张照片刺痛了无数人的心。

记者: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颜艳洪:当时他们都在看电视,就突然想到的。

记者:你图什么?

颜艳洪:就图一好玩。

记者:从那个照片上来看,孩子的表情是很痛苦的,你当时感觉到了吗?

颜艳洪:当时没有注意到。

记者:那你当时注意力在哪儿呢?

颜艳洪:就注意在自己觉得好玩。

记者:孩子哭了吗?当时。

颜艳洪:当时那样子弄起来肯定是哭了的,他哭了你心里不咯噔一下吗?

颜艳洪:当时没有,因为当时就是拍了一下照片,然后就把他放下去了。

记者:大概多久?

颜艳洪:也就几秒的。

记者:把他放下来之后他哭了多久?

颜艳洪:他没有哭了的。

记者:就好啦?

颜艳洪:嗯。

记者:但是没有人来制止你吗?

颜艳洪:他们也不知道啊。

记者:但是你被拍下来了,你让你的同事在拍啊,当时她是有制止了的,但是我就是说感觉有趣好玩也没事,然后就拍下来了。

解说:也就是这张颜艳洪自认为是图好玩拍下来后上传到个人网络空间的照片,10月24号被网友在微博上转发之后,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愤怒的网友以最快的速度搜集到了她的各种信息,温岭市蓝孔雀幼儿园小二班的老师,出生于1992年,毕业于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家庭住址,手机号,QQ号,甚至是身份证号,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她的网络空间里除了这一张揪耳照之外,还还有很多张涉嫌虐童的照片,有的孩子被胶带封嘴,当中脱掉裤子,甚至被扔进了垃圾筒,也就在这张孩子被扔进垃圾筒的照片旁颜艳洪做了我把他扔进去了的标注。

记者:在当时那是一种什么情况?让你做出这种举动?

颜艳洪:当时他是在里面捡垃圾吃。

记者:捡垃圾吃。

颜艳洪:嗯,对。

记者:你制止了吗?

颜艳洪:我有叫住他。

记者:那你为什么还要把他放进去呢?

颜艳洪:当时我就说他在里面捡垃圾吃,然后我就说你这么喜欢吃那就去吃啊,然后就又,接下来就又为了好玩拍照片。

记者:就这个能对孩子做什么?不能对孩子做什么?这种标准,这个界限幼儿园革命过你们没有?

颜艳洪:没有。

记者:如果他们的父母看见他这样,你这样的话,你想过会怎么样?

颜艳洪:我当时没有想过。

解说:做出了一系列涉嫌虐童的举动,颜艳洪丝毫没有感到内疚,反而自得其乐,采访中记者反复追问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在直白而又茫然的眼神背后,她总是反复回答说就是觉着好玩,然而之后事态的发展让她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孩子们的家长纷纷赶到学校讨说法。

温岭市蓝孔雀幼儿园学生家长:主要是讨个说法,为什么把小孩子拿来玩。

胡艳丽(被封嘴男孩张翱家长):才四岁的小孩心理就受了这么大的创伤。

温岭市蓝孔雀幼儿园学生家长:我没有想到我儿子被老师虐待。

解说:教育主管部门做出了清退颜艳洪的处理决定,随后,她把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而罪名却是涉嫌寻衅滋事罪。

陈正广所长(浙江省温岭市城西派出所):按照两位当事人的事实、情节以及我国的法律,决定对颜艳洪予以刑事拘留。

解说:自从照片开始被转发之后,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所发生的瞬间改变了她命运的一切都令颜艳洪手足无措,除此之外,给她心理造成更大压力的是那些铺天盖地而来的舆论的谴责。

新闻资料:那么温岭的这件事情况是师德败坏、人格败坏又一次的典型表现。

新闻资料:那么这哪是园丁,简直就是暴徒。

新闻资料:人们不禁要问,这些被称为老师的人究竟是怎么了?

记者:你觉得委屈?

颜艳洪:我是感觉网上都是,就是看了那些照片然后一面之词,网上他们都在说那个很恶毒的啊,然后妖女啊。

记者:那另外一面是什么样呢?

颜艳洪:我是感觉我自己平时也挺活泼开朗的,也跟朋友们也比较说得来,然后我是感觉大家对我的印象都还好。

记者:你觉得你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吗?

颜艳洪:我是这样子感觉的。

解说:在一张张涉嫌虐童的照片面前,颜艳洪的眼泪和辩解显得没有任何力量,公众用满腔的愤怒将她淹没,而这对于只有20岁的颜艳洪来说从来不曾想象。2007年,15岁的颜艳洪初中毕业,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上高中考大学的希望渺茫,在老师的推荐下她选择到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学习文化艺术方向的幼师专业。

记者:为什么当时要学那个呢?

颜艳洪:当时感觉小孩子就很可爱这样子才选择了幼师。

记者:喜欢孩子。

颜艳洪:嗯,因为感觉有的孩子都很可爱啊,就很活泼很可爱,有时候小孩子无意间说的那些话就感觉很好笑。

记者:就是在你在考那个师专之前,在考那个教育学校之前,你曾经接触过小孩子没有?

颜艳洪:大概在读初中的时候是有接触到小孩子,我是帮隔壁邻居家他那个小女儿,我是有时间的话,星期六、星期天回来嘛,然后过去跟他那个大女儿一起带他的小女儿。

解说:也就是带着最初那份对孩子的喜爱颜艳洪在温岭教师进修学校里面学习了三年,在学校里她是个普普通通令老师们没有印象的学生,就像大多数身边的同学那样,毕业之后成为一名幼师,对于颜艳洪来说似乎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记者:这三年你们都学什么呢啊?

颜艳洪:就那些基本的那些跳舞、唱歌、弹琴之类的。

记者:都是技术。

颜艳洪:嗯。

记者:教你们成为一名幼儿园教师,应当具备的一些东西都是什么?比如说怎么跟小孩打交道,孩子的心理。

颜艳洪:这个我记得没有什么具体讲的。

记者:一丁点儿都没有,还是说你没好好学,你没放在心上。

颜艳洪:我不知道。

记者:学完了这三年之后你觉得作为幼儿园老师应当具备的有哪些?

颜艳洪:责任心。

记者:你对这些孩子负责,要在哪些方面对他们负责?

颜艳洪:没有想过。

记者:责任心到底是什么?不清楚。

颜艳洪:我想也就是把他们看得牢一点。

记者:看牢一点。

颜艳洪:嗯,不让他们出事情。

记者:什么叫出事情?

颜艳洪:就磕磕碰碰啊之类的,打架啊。

解说:对于幼师来说一个大人带一群孩子责任心不仅仅是本能,而颜艳洪却显得有些一无所知,在闲暇之余颜艳洪并不怎么看书,总是喜欢看电视,也就是在这种闲散的状态下颜艳洪完成了她的学业。

记者:我从媒体上了解,说你没有拿到这个资格证书,这是怎么回事?

颜艳洪:没有资格证书的。

记者:那你选择了这个三年的学习之后,没有任何的这个资质的证书。

颜艳洪:嗯。

记者:那白学啦?

颜艳洪:这个是要自己去考的。

记者:那当时为什么不去考呢啊?

颜艳洪:因为我是想这个幼师嘛,以后肯定要考资格证的嘛,现在没去考,我是感觉考资格证是挺难的嘛,也没有信心去考。

解说:按照规定幼儿园老师必须持有教师资格证才能上岗,而像颜艳洪这样进修学校的毕业生需要通过考试才能申领到教师资格证,对于这道门槛颜艳洪望而却步,然而这却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麻烦。

颜艳洪:反正是有资格证还是没资格证都是可以去那个幼儿园上班的。

记者:谁告诉你的?

颜艳洪:因为我当时没有资格证也进去啦。

记者:那后来为什么人家就拿你这个没有资格证这个事说事呢?

颜艳洪: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他们也没有说的,没有人说的,而现在事情发生了他们都说那个资格证的。

解说:进修学校毕业后颜艳洪参加了蓝孔雀幼儿园的招聘考试,从一名学生转身成为了一名幼师,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相关的负责人要求她必须具备教师资格证。

滕林华(温岭市教育局副局长):我们民办幼儿园的持证率相对就比较低,全市是40%多一点。

记者:民办的这一块是多少?

滕林华:更低。

解说:实际上,幼师无证上岗的现象在全国各地也很普遍,而在没有了教师资格证这条门槛的约束下幼儿园的招聘考试颜艳洪也是轻松过关。

记者:就当时你参加这个幼儿园的考试,考题难不难?大概都是些什么呢?

颜艳洪:就都是关于孩子方面的。

记者:比如说。

颜艳洪:就是比如说孩子家长来接了,然后发生意外啊,就小磕小碰啊,然后跟家长怎么说啊,就一般都是这些。

记者:那你怎么答的呢?

颜艳洪:我答的就是跟他们解释一下,是我们没注意到,太多的孩子了,不能一个一个地去看,一直盯着,然后我就说下次我们会注意点。

记者:他们满意吗?

颜艳洪:嗯。

记者:你怎么知道?

颜艳洪:因为被那个应聘了,应聘已经成功了,她说可以过来上班嘛。

记者:事后蓝孔雀幼儿园的园长陈茜也回忆了当时招聘颜艳洪的情形。

陈茜(原蓝孔雀幼儿园园长):我当时的印象她还是可以的,她言语不多,看上去是和蔼可亲的。

解说:就这样进入幼儿园的师资考试也只是走了过程序,2010年7月18岁的颜艳洪进入蓝孔雀幼儿园工作,成为一名幼师,一个当时才十八岁的大孩子没有育儿的经验,没有相关的职业训练,就要对几十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负责任了,正像园长对颜艳洪的印象不错一样,孩子的家长对这位新来老师的印象也不错,甚至有的家长点名要自己的孩子进入她所教的班。

记者:你爱吗这个工作?

颜艳洪:嗯。

记者:它吸引你的是什么地方?

颜艳洪:就是孩子们的可爱,然后自由自在的,但是开始的时候到后来上班上了挺久的时候就感觉想法就有点儿不一样了感觉。

记者:什么想法不一样了?

颜艳洪:到后来的时候就不想(干不下去)了。

记者:这个后来你指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后来?

颜艳洪:也就是上了一年左右吧。

记者:什么事情突然让你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了?

颜艳洪:工作上也有那个烦心的时候嘛。

记者:经过再三询问,颜艳洪向我们讲述了让她烦心的几件事,第一件事是工资待遇低,虽然从最初每个月八百块钱涨到初试前的每个月一千六百块钱,但是在经济发达的温岭市,这样的收入也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另外一件事是应付检查由于过场的备课过多,除了这两件事情之外,学校的伙食状况令她尤为不满。

颜艳洪:有时感觉那个幼儿园里面的伙食比较那个。

记者:你觉得吃得不好?

颜艳洪:嗯,比如说萝卜吧,萝卜干菜,它那个放汤嘛,比如说菜,我们家里面一般都是炒起来的嘛,然后它那个放汤,如果我们放汤由也能看到一点的,它那个油一点都看不到的。

记者:你是嫌那儿的伙食太淡了,是不是?没有油星。

颜艳洪:嗯,它那个汤太难(喝)了,我想小孩子那个钱交进去也吃到这些,我就感觉。

记者:你吃的东西和孩子们吃的一样?

颜艳洪:都是一样的。

记者:你都不喜欢?

颜艳洪:嗯。

记者:那你觉得孩子能喜欢吗?

颜艳洪:肯定不喜欢的,这个伙食,幼儿园那个老师里面全部都有在说的。

记者:大家都在议论是吧?

颜艳洪:对,每顿都是这样子。

解说:工资、备课、伙食、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日常琐事,然而也就是这样的琐事让20岁的颜艳洪烦恼不已,但是颜艳洪认为这些工作中的问题并没有改变她对学生的态度。

记者:大多数时间对孩子都是什么样的?

颜艳洪:都是挺好的,就比如说写作业吧,如果有几个写得好的话就会奖给他们大苹果,然后如果上课认真的话也会夸他们的。

记者:什么时候会抱抱他们?

颜艳洪:就平时他们看电视的时候,就感觉他们可爱啊,乖啊,然后就抱在腿上。

记者:很孩子打交道简单吗?

颜艳洪:简单。

记者:很容易就赢得他们的信任是吧。

颜艳洪:嗯。

记者:所以话又说回来,就是当你对他们做出那些事情以后,你觉得是个开玩笑,你觉得孩子们对你的态度有改变吗?

颜艳洪:这个没有。

记者:你是因为太粗心了,还是说他们就是没有改变?

颜艳洪:我是感觉他们没有改变的。

记者:还是愿意跟你玩。

颜艳洪:嗯。

解说:采访中我们看到的颜艳洪喜欢孩子,而她曾经却做了伤害孩子的那些举动,事后当地公安机关经过进一步的侦查认定,颜艳洪不构成犯罪,依法撤销了刑事案件,而对她做出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11月16号,颜艳洪被释放即使免予刑事责任的追究,但她依然无法走出巨大的压力。

记者:从拘留所里面出来以后,你躲出去一阵子是吧?

颜艳洪:嗯。

记者:为什么呢?

颜艳洪:我家里面不敢住啊。

记者:你怕有人找你。

颜艳洪:嗯。

记者:怕谁来呢?

颜艳洪:记者,还有那些学生家长。

记者:你怕什么呢?

颜艳洪:我又害怕又给重新又进里面去。

解说:事情虽然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而对于颜艳洪来说却远没有结束,就在本周二她收到了五位家长向她提起民事诉讼的法院传票,在诉讼中每位家长分别向她提出了赔偿精神抚慰金五万,以及公开赔礼道歉等一共五项要求。

颜艳洪父亲:我赔偿,我家里没有钱啊,这个房子一万块钱卖,谁要谁卖给他,我家里太穷,我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的,我现在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给我的。

解说:颜艳洪家庭贫寒,现在家中只有她和年逾花甲的父母,父亲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母亲经受不住两次丧子之痛患有精神残疾和村子里的其他人家的高楼相比,颜艳洪家里几十年的老瓦房显得异常的寒酸,她参加幼师的工作曾被看作是家庭翻身的希望,可是现在不但工作丢了,还要面对巨额的赔偿,对于这个不幸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记者:你觉得这五个要求里面哪个你能满足他们?

颜艳洪:赔礼道歉。

记者:有没有赔礼道歉?

颜艳洪:当时出来的时候因为舆论太大了,然后又怕就没有去。

记者:为什么呢?

颜艳洪:因为感觉如果我刚出来的时候如果去道歉的话,他们肯定会很生气的。

记者:那你觉得什么时候你道歉他们能接受呢?

颜艳洪:我是想在网上的舆论不太火的时候再,快淡下来的时候再去。

记者:如果现在让你跟这些孩子的家长道个歉的话,你会怎么说?

颜艳洪: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地原谅我。

记者:为什么是慢慢地原谅?

颜艳洪:因为我让他们一下子原谅也不可能的。

记者:他们的原谅对你来说重要吗?有多重要?

 

主持人:照片上的颜艳洪激起了人们的公愤,她就成了社会的公敌,来自社会四面八方一边倒的指责和唾骂让她根本无力去招架,在采访之后我在想,作为一个成年人,20岁的成年人她当然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去负责,去付出代价,但是另外一方面,颜艳洪是一个成长的并不合格的大孩子,当她犯了错误的时候,我们整个社会应当如何去对待她?是在她身上踩上千万只脚,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还是说我们能够平心静气的批评她之后,然后帮助她去修整自己的成长道路?要知道这样的一个时候唾弃她只能把她推向更深的深渊,别让这个20岁的年轻人用她的一生来为她一时的错误买单,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本文来源:央视 )郭东岳 责任编辑:NN068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