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源秋幼儿教育博客

关注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

 
 
 

日志

 
 

幼儿园教育公平是什么  

2011-07-02 08:19:30|  分类: 保教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公平“是什么”?
  “教育公平”这一概念究竟有哪些含意?教师和专家们已经进行了相当多的讨论,这些含意对“教育公平”的整体而言,单个来看也许都是局部的概括,但把它们结合起来却能够打开我们的视野,并深化我们的思考。
观点一:教育公平的核心是机会、权利的平等
  教育公平即教育机会均等,它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人人享有受教育的机会,二是人人公平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前者是指尚未实现教育普及时要达到的目标,后者则指已经实现了教育普及时所要达到的目标。
  (章毛平《论教育公平与公平教育》,《江苏社会科学》1997 (5))
  教育公平是指处于同一社会的个体,在入学机会、教育过程及受教育的结果上都应该是平等的,任何受到区别对待或条件不均等都被视为教育机会的不均等。
(郑淮《略论我国的社会分层变化及其对教育公平的影响》,《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 (2))
  所谓教育公平,是一定社会给予全体社会成员自由、平等地选择和分享当时、当地各层次公共教育资源的一种教育发展状态,主要包括教育权利平等和教育机会均等。
  (王延寿《我国高等教育不公平现象理性审视及对策研究》,《铜陵学院学报》2004 (3))
观点二:教育公平既是状态,也是评价
  教育公平的基本内涵一般被理解为两层含义,一是作为一个事实判断,指教育的平等、公平和合理;二是作为一个价值判断被解释为对教育是否平等均等、合理适切所作出的评价或判断。
  (于发友《论教育公平的理论与实践》,《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 (2))
  教育公平有两种情形,一种是相同社会成员对教育资源的实际享有的平等状态,另一种是对这种状况的评价。前者表现为相同社会成员对教育资源在数量和质量上平等地占有,后者是指按照社会确认的标准或原则对社会成员之间对教育资源占有状况进行的价值评价。
  (郭彩琴《教育公平辨析》,《江苏高教》,2002 (1))

观点三:教育公平是一个多层次复合的概念
  教育公平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不同层次种类的教育公平,其内涵是不同的。参照教育公平的外延,教育公平的内涵可以分为三种类型:观念层次的教育公平,是对教育市场公平和教育社会公平的一种主观的价值判断,是以人们对教育市场公平和教育社会公平的合理性的判断作为评判标准。教育市场公平是一种使教育效率达到最大化的教育资源的最佳配置,最佳配置的方式不等于最理想的配置方式,必须实施机会平等、交易平等及竞争平等, 而机会平等包括学生和教师两个方面。教育社会公平也即财富和收入的平等,对学生而言,是指学生已有的受教育程度和一定时期内所受教育程度的平等。
  (郑晓鸿《教育公平界定》,《教育研究》1998 (4))
  教育公平的内涵是丰富的。第一层面是指尊重和保护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与自由发展,即教育权利平等、教育机会均等,包括在价值层面和制度层面的构造,体现着现代社会每个人发展所必需的教育资源的平等享有权及对更高级教育利益的竞争机会权。第二层面是指通过相应的制度、政策继续体现和维护教育公平,也包括在教育过程和师生互动中微观层面的公平。第三层面,结果公平。是指最终体现在学生的学业成绩上的实质性公平,及教育质量公平、目标层面上的平等。
  (夏心军《对教育公平的再认识》,《教育学报》2005 (3))
  
观点四:教育公平是一个发展性的概念
  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教育公平问题的特征和重心是不同的,在发展之初,贯彻教育机会均等的原则,最重要的是普及义务教育,保障儿童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在教育初步普及之后,追求的是教育过程中的公正待遇和更高的教育质量,即对教育品质的追求。而平等学业成就的实现,至今仍是一种比较遥远的理想。它不仅反映了与生俱来的个体差异,适应这一现实的“差别性教育”的不足,也反映了在贫富分化、社会阶层分化的现实中,具有传递性的“文化资本”在教育中的深刻作用。在现实社会条件下,教育公平的价值应体现在教育起点的公平、教育过程的公平、教育评价的公平等方面。
  (张炳生《教育公平的价值取向及其实现》,《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3(9))
  
一点小结:教育公平的多重含意
  从教育实践主体来看,教育公平可分为学生公平与教师公平。学生公平是指对待和评价学生公平与否的问题;而教师公平则是指对待和评价教师公平与否的问题。
  从教育活动过程来看,可分为教育起点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起点上的公平是指每个人不受性别、种族、出身、经济地位、居住环境等条件的影响,均有开始其学习生涯的机会。过程公平是指教育在主客观两个方面以平等为基础的方式对待每一个人。结果公平即教育质量平等。
  从教育公平的结果是根据一定的公平原则进行操作而产生的这一角度来看,教育公平可分为原则的公平、操作的公平和结果的公平。教育公平原则是教育结果公平的前提条件,操作的公平需要把操作的步骤合理化,固定下来,形成公平的程序,还需要各种形式的监督机制、监督机构及配套的技术手段,进而保障结果的公平。
  从是否把教育实践的主体(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看作存在着差异,教育公平可分为同质的教育公平和差异的教育公平。同质的教育公平是指忽略人人之间的差异,用同一的教育公平原则指导实际的教育活动。而差异的教育公平认为每个人都是各不相同的。
  从实存与观念的角度来看,以上我们所谈的都是实存公平,除此之外,教育公平还有一种观念层次的公平,它是对实存公平的一种主观反映,是对实存公平的一种价值判断,主要表现为一种教育公平感,即对公平问题进行评价时所产生的一种心理感受。
  (李润洲《教育公平刍议》,《江西教育科研》2002(4))


教育公平“不是什么”?
面对“教育公平”,人们在欢呼雀跃的同时,也产生了不少的误解,有人把公平与平均等同,甚至把教育中的一切差异都视为不公平的现象;有人则把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对立起来,认为二者是“不可得兼”;有人片面关注制度、政策层面的教育公平,忽视了微观教育实践的公平诉求。如是等等,均需讨论。误解一:教育公平就是“大家都一样”
  除了教育权利平等以外,教育公平还应包含第二要义,或者说更实质性的含义,那就是,个体所受教育还应与其自身拥有的素质条件相称。教育公平的最终目标是使每个个体都能得到充分的自由的发展,然而在教育活动过程中,个体在已有发展水平、发展的潜能、发展的优势领域、追求的发展方向等方面,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差异。面对这些差异,除了保证他们受教育的权利和机会均等以外,更重要的还在于正视并尊重这些差异,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的教育措施,以促进他们在原有水平上获得尽可能充分地发展。唯有如此,才能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公平。
  列宁说:“一个公正的社会应当是,相同条件的人相同对待,不同条件的人不同对待,这才是公正。条件相同的人受到不同对待,条件不同的人受到相同对待,这都是不公正。” 因此,“扯平”不是“公平”,真正的公平应是建立在尊重人的差异性基础之上、以满足每一个个体不同的教育需要为旨趣的“个性化教育”。它强调以人为本,以承认个体差异为前提,向每个儿童提供使其天赋得以充分发展的多样化的学校类型和教育条件,充分开发每个人的潜能,使每个儿童都在原有发展水平基础上获得尽可能充分的发展。
  (曾继耘《论差异发展教学与教育公平的关系》,《中国教育学刊》2005(6))
  
误解二:教育公平会损害教育效率
  相对于数量而言,教育效率的本质是教育质量。只有高质量的教育,才有对个人发展、国家发展的高贡献率。理论与实践都表明,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教育对个人和国家的发展尤其是可持续发展是低效率的,只有追求人的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才能对个人发展和国家发展具有高贡献率,才是应该追求的高质量、高效率的教育。这样,教育效率、教育质量、素质教育就成为三位一体的教育追求。
  更多的教育公平与更高的教育效率(对个人发展和国家发展的贡献率)不是矛盾冲突的,也不能说哪一个更重要。二者根本不是在同一个逻辑维度上的、可以比较重要性高低的概念和范畴。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不是对立关系,也不是主次关系。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是两个可以独立的、同等重要的教育追求或者教育目标。
  现代教育永远都应该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并重”的原则。在教育上,“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或者“公平优先,兼顾效率”的说法在逻辑上都是错误的,在实践中是有害的。在教育上,公平损害效率的命题不能成立,是一个伪命题。损害教育效率的不是公平,而恰恰是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
  (褚宏启《关于教育公平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中国教育学刊》2006(12))
  
误解三:教育公平不利于培养天才
  教育公平并不意味着平庸主义,但在特定的情境中,公平与优秀的目标会有冲突。如美国为扩大少数族裔学生的受教育机会,采取了降分录取的政策,由此而产生了白人学生状告学校的著名案例,质疑教育公平是否应以牺牲教育质量为代价,弃优而取差是否成为一种反向歧视?
  类似地,反对取消中小学重点学校制度的意见,认为优秀学生“吃不饱”,认为为平庸者提供超出其能力的机会,也是一种不公平。在义务教育阶段,这一问题的答案比较明确。如前所述,义务教育是国家行为、政府行为,它的基本价值和功能就是保障公民平等的教育权利和教育机会公平,因而,它不具有选拔、淘汰的功能,不是选拔性的教育,也不承担培养尖子、制造优秀的功能。正因如此,在《义务教育法》的修改中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得举办重点学校,学校不得举办重点班、尖子班。
  均衡地配置教育资源,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学生,满足的是“同一尺度”的公平。一般而言,只有在基本实现“同一尺度”的公平之后,才能谈“多元尺度”的公平,即满足不同家庭、学生的不同需要,让不同的学生各得其所,体现作为教育的现代性特征的多样化、差别性、选择性。就理论而言,如果我们认为具有优异禀赋的学生在不同阶层的分布是大致相等的话,那么公平的教育机会意味着能够培养更多的优异人才,社会整体会因此而受益。这就是说,实施基础教育均衡化的政策总体而言不仅是公平的,也是能够保障优秀的。至于“早慧儿童”、“天才学生”如何教育,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问题。
  (杨东平《中国教育公平的理想与现实·引言》,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
  
误解四:教育公平主要是外部公平
  谈到教育公平,人们首先会想到受教育的机会及权利、招生、评价、民办学校、流动人口子女与教育公平等问题,而很少涉及课程设置、班级管理、教育观念、教师态度等,对教育不公平现象的批评也主要集中在教育的外部公平。实际上,教育的内部公平对受教育者而言意义更大。一个人因贫困或歧视而上不了学较之因教育内部的不公平而受到的损害要明显且容易解决得多。社会上积累已久的、大家习以为常的某些观念和态度让许多青少年学生丧失了学习的信心和兴趣,这是教育公平中更为复杂、更难以解决的问题。当然,笔者这样说并不是否定解决教育外部公平的意义,而是提醒人们仅看到教育的外部公平是不完整的。这一点也可说明教育公平观念的逻辑层次尚未形成。
  (储朝晖《走出教育公平的观念误区》,《中国教育学刊》2005(7))

http://jcjykc.cersp.com/Magazine/m200801/200801/1310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